当前位置: m.ca88.com  >>  行业及会员动态

记中铁大桥局川藏公路项目部迫龙沟特大桥建设花絮

川藏公路东起四川成都市衣冠庙,西止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青藏川藏公路纪念碑,全长2149公里(南线),于1969年全部建成通车,被正式列入国道318线的一部分。

川藏公路作为西藏政治、经济和学问的重要桥梁,自开通之日起便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如今,随着西藏地区经济的飞速发展,如今的川藏公路已无法满足当地居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学问需求,部分“卡脖子”路段甚至已成为当地交通的瓶颈,严重制约着当地经济发展。近些年,川藏公路改建工程已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中铁大桥局川藏公路项目部也应运而生。中铁大桥局川藏公路项目部承建川藏公路通麦至105道班整治改建工程第二标段,其作业面覆盖特大型滑坡体处置、路基、隧道和特大型桥梁等。

难题“7号滑坡体”

“通麦天险”约14公里长,位于著名的雅鲁藏布马蹄形大拐弯的弧顶处,公路在世界上第三大峡谷“帕隆藏布江大峡谷”内穿行,全程行车约需40分钟。由于其地质情况异常复杂,路面差,交通事故多发,雨季泥石流、滑坡和塌方等地质灾害频发,被形象的喻为“地质灾害博物馆”。“通麦天险”已成为川藏公路乃至整个318国道的瓶颈路段。中铁大桥局川藏公路项目部承建的路基施工段位于“通麦天险”中段,其中7号滑坡体由于其所处地形异常复杂,同时也是全线最大的滑坡治理工程,255米施工段内设计采用120板锚索肋板墙进行防护,是整治改建项目中公认的施工风险最大、保通难度最大和治理措施最复杂的滑坡体路段,也是标段公认为施工中的“技术难题”。

路基全段约640米,该施工段内涵盖高边坡锚索肋板墙、抗滑桩、锚索地梁和锚杆框架梁等内容,上下施工面最大高差达100余米,目前施工分为上中下三段。同时,由于大部分作业面与318国道现有路面重合,在施工的同时需要承担较大的保通压力。尤其是在雨季,施工常常因为保通和突发自然灾害中断,施工作业面临多重挑战。后期,经过项目部研究,在冬季(当地为旱季)采取派员驻守的方式,24小时轮流作业,终于在2013年年内完成了项目部制订的锚索肋板墙任务,为2014年5月底基本完成路基工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施工中,路基架子队队长的王法江和4名管理人员坚持每天蹲守在路基施工现场,为了节约时间,他们所有的餐饮均由项目部派车送到现场。为了控制工期和质量,他们每天晚上也住在简易帐篷内。驻守的调度员向贵兵向笔者倒“苦水”:“刚开始真的是受不了,你知道有多冷吗!晚上大家都穿着棉裤睡觉啊!可是想想大家都这么关注这里,大家几个人互相鼓励着硬着头皮扛了下来,现在基本完成了项目部施工计划制订任务。”

“肩膀上”的大桥承台

迫龙沟特大桥主跨达430米,作为西藏境内在建最大跨径的斜拉桥同时也是整个标段的控制性工程,也是国内首座采用中跨悬拼加边跨悬浇非对称平衡体系的混合梁式斜拉桥。建设过程中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该桥桥址位于西藏林芝山区,距离市区约3小时车程,途径4740米的色季拉山,物资采购一直困扰着项目部员工。该项目部施工所用的水泥需从700多公里以外拉萨华新水泥厂购进,为了确保施工进度,项目部采取散装为主,袋装为辅的方式。这一方法有效缓解了散装水泥不足的问题。但在2013年5月,因为厂家散装水泥均销售告罄,几经周转联系,只有部分袋装水泥可供替代,关键时刻,如何是好?一边是不断“长高”的承台,一边是一点点减少的水泥库存。关键时刻,经过生产副经理董军和物资部负责人商量,决定迅速采购袋装水泥,现场采取人工倒运的方式,以此来确保正常生产。

同时,作为该项目部青年突击队队长的董军义不容辞的承担了所有后续工作,组织青年突击队队员近40人,仅用了3小时里就倒运水泥2100袋,共计105吨,人均3吨。提起那段紧张而又忙碌的时期,董军也总是感慨:“好多人衣服都磨破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正是由于有了这个固执的团队,在迫龙沟特大桥2号承台施工期间,大家用肩膀“扛起“了承台的成长。

没有“水分”的隧道

帕隆1号隧道作为迫龙沟特大桥和路基的连接部分,全场1390米,合同造价6912.9万元,平均4.97万一米。根据设计图纸隧道五级围岩和四级围岩分别为340米和320米,在施工过程中通过超前地质预报探测隧道的围岩非常破碎、断层发育、岩石易坍塌,以上围岩变更后分别是381米和505米,相比其他标段每米接近8至12万元每米的单价,项目经理刘荣也多次向业主方面开玩笑表示:别的标段隧道内裂隙水严重是存在的,大家标段隧道涌水量相对较少也正常,这么低的造价,这可是真的一点“水分”都没有啊。

据现场技术员贺腾先容,由于中标价格低,项目部为了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合理节约成本,隧道喷浆初支的原料瓜米石基本采用现场自制,比外购节约近300元每立方米。近期,隧道另一端也准备开始进洞施工,届时隧道将两侧同时施工,加快进度,预计将在今年7月底完成隧道贯通。“虽然造价太低,但工程质量不容有半点“水分”。目前现场已经开足马力,加快施工进度,不然实在等不起,晚一天的话,这机械租赁和这么多工人工资就不得了。”贺腾俨然一副项目经理的模样说。

该项目负责人刘荣表示,正是由于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和特殊性,项目自开始就备受各级领导关注,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安全、优质、高效地完成施工任务。

截止至2013年12月31日,滑坡体和路基工程已完成70%合同任务,隧道单边掘进了726米。在此基础上,作为关键控制性工程的迫龙沟特大桥也完成了全部主塔下塔柱施工任务,两座主塔犹如璀璨的明珠在雪域高原熠熠生辉。

【关闭】 【打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